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学习资料 >> 正文
学党史诵经典|朗诵作品——《把一切献给党》节选
来源:  作者:  编辑:宣传部  日期:2021-05-14  点击率:351  [我要打印]  [关闭]
摘要:

引题:

关键字:

我是在矿山上长大的,听父亲说,我们老家在湖北,家里穷得连一片瓦也没有。祖父祖母都死得很早。父亲从小四处流浪,做过店铺学徒,做过苦工,后来流落到江西萍乡煤矿,当一名记账的小职员,才在这里安下家。


萍乡煤矿是当时中国南方最大的一座煤矿,矿工们都叫它安源山。山上山下,长满茂密的树木。山腰上,烟囱竖立,日夜喷吐着黑烟,炭粉把青山绿树都染黑了。连绵不断的高山,包围着这座矿工城。


我家就住在煤窑直井口旁的山脚下。在我童年的心里,矿井是个很神秘的地方。老年人说,那里藏着宝物,谁能得到宝物,谁就得到幸福。也有人说,那里暗无天日,有一天太阳照进了矿井,人们就不再受穷受苦。听到这些神奇的传说,我一心想进矿井。虽然母亲不断地嘱咐我说:“煤窑里小孩可不能进去,进去就出不来!”也吓不住我。我像一只初出巢觅食的小鸟,成天在矿山上跑来跑去,恨不得找个机会钻进矿井,把听到的一切都弄个明白。


离家门口不远的直井旁,煤车一溜溜地从井口运到洗煤厂。我喜欢学工人们的样子推煤车,弄得满身大汗,有时趁工人不注意,钻进了空煤车,弄得一身煤灰和油污。我羡慕刷洗烟囱的工人们的勇敢,也想冒险尝试一下,挽着烟囱上的铁环,一步一步地向上爬,弄得满脸煤灰,刮破了衣服。只是,每次溜近煤窑口,都被大人赶回来....


有一天,父亲买了一只鸭子,拴在院子的棚架底下。哥哥说鸭子会浮水,不沉底。难道真有这种怪事?趁着母亲没看见,我悄悄地解开绳子,抱起鸭子,一直跑到煤窑直井前的广场上,钻过了栏杆,把鸭子丢进喷水池里。


喷水池是洋灰砌的,池里都是发电厂排出的热水。水流涌过粗大的铁管,喷到半空,又倒泻下来,发出闷雷一样的响声,鸭子在池里吓得乱窜。父亲不问情由,就把我拖回家去,打了一顿。第二天,拿来一个新书包,一本新书,把我叫到跟前说:


“你在家调皮总算调够了,今年六岁啦,该上学了,明天上后山胡老先生那里念书去!”


读书本来是好事。哥哥们都上了小学,我一直很羡慕。谁知父亲偏不让我跟哥哥们一起。父亲对我说:“得找个厉害先生管管你!”既然算是一种“惩罚”,这个“上学”,我根本不感兴趣。


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呢!母亲给我换了新衣服,用手帕包了一对蜡烛三枝香,还拜托邻家的张大妈送我去后山上学。胡老先生一看来了新学生,马上换了一件长衫,端端正正坐在上首。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纸,写着“天地君亲师”。张大妈忙着点蜡焚香,吩咐我:


“快拜老师!快磕头!”


“又不过年,千吗磕头呀?”


张大妈不回答,硬按着我磕了三个头。


在这里读书很枯燥。整天念的是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意思一点不明白,先生也从不解释。你要问他,他就瞪眼。


每天我路过煤窑直井,听见围墙里的嗡嗡声,就不由得放慢了脚步。脑子里时刻想:机器是什么样子?它为什么这样叫唤? ...应该去看看!


一天,我照例背了书包去上学,一出家门,跑上后山,把书包挂在树叶稠密的树枝上,就急急忙忙地跑到直井围墙门口,背着警察,溜了进去。


随着机器的响声,轻手轻脚走进了打风房。那庞大的空气压缩机整齐地排列在厂房里,巨大的飞轮飞快地旋转着,白光闪闪。这庞然大物,不息地旋转,发出隆隆的吼叫。真叫人害怕。说什么好呢?可是一见机器就叫人走不开了。我走近围着机器的铜栏杆,两眼盯着机器出神。


背后有粗大的手搭在我的肩上。


“小家伙,你跑来干什么?”


我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是个司机工人何叔叔,笑嘻嘻地站在那里。


“叔叔,那个推机器的人,躲在哪里?”


他用棉纱擦了一下油手,摸着我的头回答。


“什么推机器?”


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笑着说:


“你这小傻瓜,这哪里是人推的,是汽,懂吗?”


也许不忍叫我失望,他又安慰我说:


“不要紧,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的。要人推还算什么机器!机器是人造的,你要它怎么着,它就怎么着。”


从那时候起,我觉得世界上最奥妙的东西就是机器了。它不吃饭,也不休息,老是轰轰隆隆地忙碌着。可是最了不起的还是工人,他能让机器听话,还能造机器!做一个管机器的工人,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梦想。

作者:
编辑:宣传部
上一篇:党史学习|从红色家书中感受革命先辈的家国情怀
下一篇:关于规范使用党史学习教育、专题教育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新闻宣传用语和标识的工作提示
网站声明 | 网站管理

Copyright©贵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